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568|回复: 3

悔 恨

[复制链接]  |   小说模式

1

主题

3

听众

1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15-1-13 16:34:00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圈制作
      
悔 恨
      
      
一间卧室,房间不大,三个年轻人正在打麻将。
      
“胡啦”尹明高兴地说,他二十三岁,长的白白净净的,说话声挺尖。
      
“他妈的,不玩啦!”
      
“给钱”尹明说,
      
“呐,给你,就这50了,”贾勇,身材高挑儿,满脸胡子茬子,懊丧地说,“离家一个礼拜了,带出来的500元钱全花光了。”
      
“谁叫你和你妈吵架了,”尹明说”在家多好,有吃有喝的。”
      
“唉,你是不知道我妈那唠叨劲儿,谁受得了,整天嘟嘟囔囔,说什么,不着吊啦,快30的人了,还没个正经工作啦,老是那一套车轱辘话。”
      
李晓东说:“那你干嘛不出去干呢?”,三个人中,数他最小,人却长得浑园,象个相扑运动员。
      
“他,”尹明说“他能干什么,好活干不了,歹活怕丢人。”
      
“去你的,”贾勇踹了他一脚。
      
停了一会儿,他喃喃地,有点儿象的自言自语:“不过我妈也挺可怜的,没离婚那阵儿,我爸无论怎么欺负她,她都能忍受,她就是那种性格,上回大白天让人把包抢走了,也不去报案。”
      
“包里有钱吗?”李晓东问。
      
“300多元。”
      
“不多。”
      
贾勇掏了掏兜,想找烟,却发现有一个衣服扣子要掉了,“还得回家叫我妈缝一下。”
      
“这回想起妈了。”尹明斜了他一眼。
      
李晓东接着说:“那咋了,去派出所报案,抓住他们,好好教训教训那些小子,你妈就是太老实了。”
      
  “废话少说”贾勇说,“赢钱就得表示表示,买点饮料来吧,你去,”贾勇边支使尹明,边点上烟。
      
“勇哥,你没有吃亏的时候,好,好,去就去。”
      
一会儿,尹明拿了三瓶饮料回来,贾叨着烟,打开了一瓶,一不小心,烟灰掉了进去,他马上把李晓东的那瓶还没打开的抢了过来,把自己的一瓶推给李,李敢怒不敢言,把水往外倒了倒,喝了起来。
      
一阵音乐声响起,是贾的电话,他拿起电话看一下,皱了皱眉头,“又是我妈,不知又要唠叨什么了。”
      
“大勇呀,你在那儿?”那边贾母说。
      
“我在尹明家。”
      
“在那干嘛?”
      
“干点活儿呗。”
      
“你能干什么活儿,你能干点活儿妈还不操那个心了,说说,你都几天没回家了?”
      
“你不是说了吗,不让我回家了吗。”
      
“那你就一直再别回来了。”
      
“好!”
      
“你这个孩子,我今天可和你说正经的。”
      
“说吧。”
      
“你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不记得。”
      
“我就知道你能说这话,”妈说,“告诉你呢,今天是我的生日,你二姨,还有你胜子哥,小蓉姐,小雪妹他们都来,你就琢磨着办吧,”说完,妈就把电话挂了。
      
放下电话,贾半天无语。
      
“怎么了?”尹明问。
      
“不怎么了,有点儿头痛。”
      
李晓东说:“怎么头会儿还好好的,这会儿就头痛了呢?”
      
“我妈来电话说,她今天过生日。”
      
过生日不是好事吗,你犯什么愁?”李晓东问。
      
“这还用说,他妈过生日,人家都去祝贺,他怎么办,再说了他那个对象还成天向他要钱买衣服,他上那里弄钱呀?”尹说。
      
贾勇头低下了,半晌,抬起头来,对他俩说:“要不,这么办吧。”
      
“怎么办,”他俩问。
      
“就看你俩够不哥儿们了”。
      
“怎么?”
      
甲朝空中抓了一下:“陪我干一下!”
      
尹明、李晓东对视了一下,又问贾勇:“抢?”
      
“对!”
      
“我们不干,那不是犯法吗!”
      
“你们他妈的还知道犯法,打架犯不犯法?上次你俩被人打成鳖样,不是我一刀一个,捅倒了两个,才给你们出了那口恶气,这你俩都忘了?我后背上挨那一下铁棍子到今天还痛,你俩知道不?现在我有点事儿,你们想起犯法了,真他妈的不是个东西,这样吧,出事都算我的,决不牵累你们!”
      
“我们……”
      
“好吧,如果这样,你们以后有事别来找我!”说着就要走。
      
“别,别,我们去,你说吧,怎么干?”
      
“跟我走。“
      
街上,灯火通明,车辆川流不息,三人转悠一会儿,向一辆出租车招了一下手。
      
车在他们面前停下了。
      
贾勇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员位置,尹、李坐到后面。
      
刚一坐下,贾勇觉得坐着不得劲儿:“这怎么了?”他抬了一下屁股,
      
“没事儿,”司机拽了拽贾勇座下的座套,冷不丁,司机的手触到了什么东西,他的手一缩,立即警觉起来,回头看了看尹、李二人,再望望贾,见这三个人眼神游移,目露凶光,他立即警觉起来,寻思了一下,眼珠一转,突然,大声呻吟起来:“哎哟,我的胃好痛,我的胃好痛!”
      
说着,推开车门,朝外面干呕起来。
“怎么啦?”贾勇问。
      
“我又犯老毛病了,”
      
“不能开了?”
      
“不能了,你们找别人吧。”
      
见此,三人只得悻悻下了车,车门刚一关,只见司机象皮筋似地“嗖”一声缩回去,就听“吱!”车轮发出刺耳的尖叫声,出租车飞快地开走了,只一瞬,便消失于夜色之中。
      
三人愕然,半晌无语。
      
 “八成他是看出了什么,”尹明说。
      
“他怎么能看得出来咱们的想法呢?”贾勇疑惑不解。
      
李晓东说:“他大概在拽座套时碰到你腰上的刀了。”
      
“噢,对了。”贾点了点头。
      
“好吧,算了,再找别的吧,”尹明说。
      
李晓东说:“我看出租车不太好抢,他们大都警惕性很高,还是别碰他们。”
      
“我看也是,”尹明点了点头。
      
贾勇问“那怎么办?”
      
尹明说:“要不这样。”
      
……
      
三人来到一个较暗的胡同,躲在一边撒摸,寻找下手对象。
      
那边来了四五个人,都是年轻的小伙子,又打又闹,吵吵嚷嚷,过去了。
      
不行……
      
又过来三个女的,仔细一看,全是农村妇女,拎着筐子,东看看,西望望,发现了一个矿泉水瓶子,过去拣了放在筐里。
      
这恐怕也是不行……
      
一会儿,来了一个女子,身上背着个包,快速走过来,这个,看着还象点样儿,临到他们跟前,三个人突地跳出来,女子先是一楞,大声问:“你们要干什么?”
      
接着,没等他们回答,那女子扭头就跑,三人想追,无奈女子跑的速度也太快了,欲追上她那就是白扯,像箭似的,一会儿就跑得无影无踪。
      
“怎么今天这些奇人都让咱遇上了,这他妈的简直就是个短跑冠军!”贾勇失望地说。
      
尹明摇摇头,叹了口气:“咱这样做不行,即使得手了,她那包里也不见得就有多少钱,再说了,咋的咱也得遮一遮,省得叫人看到咱们的脸。”
      
“说的也对,”李晓东同意了。
      
“对呀,咱他妈的都是个雏儿。”贾勇不得不承认。
      
一个超市里,货物五颜六色,琳琅满目。
      
晚上时间,人不多。
      
这三人踱了进去,东张西望了一会,找到一个角落,刚要往头上套袜子,尹明突然捅了一下贾勇,嘴朝左上方呶了呶,只见那儿有一个摄像头正在冷冷地盯着他们。吓得三人急忙收起行头,张惶离开超市。
      
街上,三人垂头丧气。
      
贾勇说:“真笨,看电影上人家干什么都那么容易,可到咱这,怎么什么都不顺呢?”
      
“说书唱戏,瞎掰呗,”尹明不屑地说“再说了,咱这象黑傻子似的乱闯可不行,得琢磨琢磨,动动脑子,”说着,他指了指自己的头。
      
      
银行,提款机室。
      
对面街,尹明一边向这窥探着,一边用电话同贾勇联系。这是贾勇的主意,说是在银行附近,人多了目标太大,容易引起别人怀疑。尹明鬼点子多,他能见机行事,就叫他在这盯着,有情况就通知躲在胡同里的他俩,以便下手。
      
此时,街上的人已经不太多了,但是提款机室里还灯火通明的。
      
一辆黑色的豪华轿车停在提款机室前,门开了,一个衣着时髦的女人,挎着个包,用卡在门上划了一下,推开门走进屋内,一会儿,取出一沓子钱,出门,上车,走了。
      
尹明摇了摇头,没门儿。
      
一对情侣,取了钱,在门口一招手,出租车停下了,两人钻进车,走了。
      
没戏。
      
又等了好一阵子,也没个人来,正在焦急时,又来了一矮个男人,此人头戴着一个大帽子,还捂着一个特大的口罩,穿着工作服,显得怪怪的。东望望,西看看,确信了四周都没有人,然后,迅速钻进了屋内。
      
见此,尹明窃笑,在电话里向严贾勇说:“这儿又来了一个,我怎么看他就象个贼?”
      
“你别管他象什么,就说行不行吧?”
      
“得看看。”
      
那人进了屋,将卡插进机内,按了几下,取出钱来,拿出事先预备好的一张报纸,卷了起来,走出屋,又东张西望了一番,便急匆匆向旁边的一条街走去,那条街正好没多少人。
      
“就是他了!”尹明几乎喊了出来,“往你们左边那条胡同跑!”
      
三人跑进侧面一条小胡同,向前迂回过去。
      
一条灯光昏暗的街,那矮个儿男人急速地向前走着。
      
三个人影“嗖”地从旁边门洞里跳了出来,都着戴着头套,那男人刚要喊,一把冰凉的刀搁在他的脖子上,他立即闭上嘴。与此同时,一个人迅速地把他兜里的钱掳走,他手一抓,似乎揪到了什么,给那人一挣,逃脱了,他刚要追,只觉头上挨了一下,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
      
三人回到屋里,拽下头套,把钱往桌子上一扔,点了一下“好嘛,”贾勇说:“整整五个,五千!”
      
“这样吧,”他拿起两个,给尹、李一人一个,李晓东刚要说什么,贾勇眼一瞪:“怎么,嫌少?”
      
“勇哥,怎么你每次都要沾便宜呢?”尹明不高兴地说。
      
“你他妈的,沾什么便宜,我妈今天不是过生日吗。”
      
李晓东拽了一下尹明的衣襟,“好吧,算了吧。”
      
“还说呢”贾勇摸了一下自己的外套“刚才还寻思回家叫我妈给缝缝扣子,没想到叫那老家伙扯掉了。”
      
“那算啥,再配一个不就得了。”
      
“这扣子可非同小可,这可是我的对象从美国给买的,上那儿配去。”
      
“去你的吧,”二人笑他。
      
“你看,你们还不信!”
      
……
      
贾勇家,欢声笑语,热闹非凡。
      
客厅里,摆着一个大桌子,两姑娘,即小蓉、小雪,衣着新鲜,正里里外外的端饭端菜,忙乎个不停。
      
“大姨,”小雪问,“我勇哥啥时候回来呀?”
      
“不管他,他爱回就回,不爱回就拉倒!”
      
“别呀,大姨,”胜子接过茌,他是个高个儿青年,不到三十岁,说话却嗡声嗡气的,“你就大勇这一个孩子,你过生日他不回来那算咋回事呀?”
      
“叮咚”门铃响了。
      
“说曹操,曹操到,一定是我勇哥回来了!”小雪兴奋地叫道,忙跳过去开门。
      
门开了,果然,是贾勇提着一个大蛋糕站在门口。
      
见到大家都很高兴,他开心地问:“二姨,小蓉姐,小雪,胜子哥,你们早来了?”
      
小雪将蛋糕接过来:“大伙儿就等你了!“
      
二姨,一个中年妇女,微胖,朝厨房大声说:“难得有这份孝心,你还整天说他不着吊,这不挺好吗,妈过生日,儿给买了个这么大的蛋糕,你说好不?”
      
贾勇妈四十七八岁,一看就知道她和贾勇的二姨是姊妹俩,也是胖胖的,从里屋走出来,额角贴点儿东西,
      
“妈,你怎么了,”甲问妈。
      
“你还说呢,你妈她……”
      
妈忙制止住她:“好吧,废话少说,二姨她们等了半天了,收拾收拾,马上吃饭!”
      
“好,好,妈,祝你生日快乐!”
      
“好哇,快乐,快乐!”
      
厨房响起什么声音,“哟,光顾说话了,水都开了!”妈妈急忙跑进厨房。
      
贾勇把外套脱下扔到床上。
      
妈妈从厨房回来:“你看你,老是改不了这个习性,衣服脱下来不好挂到衣架上吗?”
      
手一拿外套,就象触电一样,突然怔了一下,“大勇,你的扣子那里去了!”
      
“我……”贾勇支支吾吾答不上来。
      
“啊!”妈妈在自己的兜摸索了一下,掏出一个扣子来,在上面对了一下“这……怎么……是……你!”
      
“我怎么……”贾勇的脸都白了,“妈,你,怎么……”他一把扶住妈妈要倒下的身体。
      
二姨一帮人连忙拥上前来。
      
“二姨,我妈她……”
      
“怎么回事?”二姨不知所措。
      
“就是他!”妈声音微弱,喃喃说道。
      
“什么就是他……?”她望了望贾勇,又看了看贾勇妈,慌张极了,“啊……怎么会呢!”二姨一把抓住贾勇,“你怎么……!”
      
“我……”贾勇踉踉跄跄,如同被雷击了一样,“那怎么会是我妈?”
      
“不可能,”二姨喊道,“大勇他……不可能!”
      
贾勇妈无声地将手伸开,扣子掉在地上
      
二姨拣起扣子,看看贾勇的衣服,转而又去抓起他的外套,拿起扣子往上一对,气得浑身发抖,向贾勇喊道:“这是真的吗,大勇?”
      
“我……”贾勇无法回答。
      
“大勇啊,大勇,你……你……怎么能干这种事呀!”
      
“这倒底是怎么回事呀,二姨?我妈她怎么……”
      
“你怎那么混呐!”二姨哭着说,“你妈她琢摸你能回来,想取点钱给你,买套衣服。顺便叫我们劝劝你,再拿几个钱去参加个电脑学习班什么的,没想到下午忙活的给忘了,刚才她冷不丁想起这事,怕你晚上吃完饭就跑了,明天取来不及。就谁也没告诉,出去到银行取了五千块钱。也是防备万一,穿了一套男人的工作服,没想到,回来的路上还是……!”
      
妈妈突然立起身来,朝甲的脸就是一巴掌:“我怎么能养了你这么个不肖之子!”
      
说完,便身子一挺,晕了过去,屋里顿时乱成一团。
      
见此贾勇仰天大叫: “报应,报应,我这真是报应啊!”
      
说着,便失声痛哭起来。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

听众

17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发表于 2015-2-15 13:02:13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是必须的,这个可以有!












winpe 安装xp原版  winpe windows7    http://ad54.cn/qwd  www.ab82.cn/ieq windows8.1原版下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

听众

8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发表于 2015-2-27 12:57:02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Comsenz Inc.    

GMT+8, 2019-7-17 00:29 , Processed in 0.216013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