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681|回复: 2

南河边,那个老姑娘……

[复制链接]  |   小说模式

17

主题

3

听众

6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发表于 2014-12-21 15:29:19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圈制作
      
南河边,那个老姑娘……
      
      
刚吃过晚饭,小敏和小花就来找我到南河边去玩。妈妈照例絮叨一番:“这么大个姑娘,都二十四、五了,还整天野跑。”接着便数落:什么“衣服没洗”,什么“桌子也没心思抹了”……
      
我手一捂耳朵说:“不听!”拉着她俩,嘻嘻哈哈跑出去。妈妈的话从窗口扔出来:“晚上别回来睡觉了!”
      
郊外是多么美啊,幽静的南河沉思地向森林深处流去,明镜般的河水倒映着两岸蓊郁的垂柳,碧蓝的天空、灿烂的晚霞。“噗咚,噗咚!”随我们走过,青蛙惊慌失措跳入水中。这一切便揉合成颤微微,五颜六色的一团,宛如画家手下的调色板。阵阵晚风如柔漫的轻纱,无语地抚着人们的脸庞,送来沁人心脾的花草清香。纺织娘、蚯蚓、青蛙的大合唱,更引人回忆起难忘的过去,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歪脖垂柳下,茂密的灌木丛中,情人们一对对、一双双在窃窃私语。
      
我们三个姑娘沿着河岸小路漫步走去,一面闲谈,一面向那些情人投以羡慕的眼光,话题自然而然就转到恋爱的问题上来。小花说:“咱们订个条件好不!三十岁以前不找对象。”
      
我和小敏立即沉默了,三十岁?我今年二十五,小敏二十六,还得等五、六年呢!
      
“怎么,太困难了是不?哈哈哈!“小花揶揄地笑了。
      
小敏朝她背上拍了一巴掌:“还三十岁呢,怕你今年都过不去!”
      
“去你的,咱可不象你们!”
      
“哼,你能等,只怕那勾勾头发的小伙子等不得了吧?我昨天还看见他在你门口转呢!”
      
我知道,这是指小花在公安局工作的叔叔给介绍的那个对象。
      
“他呀,我早不理他了,说真的。”小花停住脚步说:“我真想下决心,象咱旁边那个老姑娘那样……”
      
“嘘!”小敏忙制止住她的话头,悄悄向前面坐在河边大石头上的人指了指。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她居然就是小花说的那个老姑娘。
      
小花一伸舌头,朝我们做了个鬼脸,我们三个蹑手蹑脚朝前走,不让她看见。然而她还是看见了我们。她转身招呼我们:“喂,小花,你们来呀,这儿有草坪,躺着可舒服了。”
      
这哪象老姑娘说的话!
      
这个老姑娘叫兰娟,今年三十三岁了,还没结婚,据说连对象还没有呢!
      
人到了这种年龄不结婚,免不了要遭人议论,什么“有个性”啦,“挑的太厉害”啦。说她挑,可不对,因为从没见她考虑过一个对象。要说她有个性还贴点谱儿。这个人话语极少,搬到我们这儿有半年了,没见她和哪一个大小伙子在一起谈上五分钟的话。一下班就扎进屋里,做饭,洗衣服、做衣服,然后捧着小说直看到睡觉。她的屋子从没有歌声,也没有笑语,她似乎讨厌这些东西。每当我们在街上唱歌和邻居的收音机声音稍大一点,她就把窗关上,将这些声音拒之窗外。
      
她人长不不丑,虽然三十多岁了,还不显老相,弯弯的眉毛,大大的眼睛,再配上白净的瓜子儿脸,尽管一笑眼角便出现几条鱼尾纹,可是整个形象还是端庄美丽的。
      
据说当初也有些小伙子追求她,她不是挑,而是根本不理。随着岁月的流逝,拜访她的小伙子越来越少,到如今,几乎绝迹了,可她却无动于衷。她没有父母,没有兄弟姐妹,只有一个姨,有时来看她,一待就是十一、二点,到这时,往往可以听见她屋里有哭泣声,然而为什么哭,谁也不知道。
      
我听人家说,但凡是老处女,心都非常冷酷,且不通人情。那么象她这样人大概对美好的事物,对爱情也象对音乐一样感到厌烦吧!有时,因收水电费,我到她屋去时,却发现她看的小说几乎全是描写爱情的。
      
今天,见到她招呼,我们不好说什么,只得勉强过去,然而却默不作声。
      
“怎么,和我这样人在一起感到不自在吧?”她那弯弯的眉毛挺好看地挑了起来。
      
我私下思忖,如果自己到了她这种年龄,能不能也长得这么年轻呢?
      
“我刚才听你们谈的对象问题,咱们就一起谈谈吧。”
      
这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
      
我们相互对视,大为吃惊。这么一个一向冷若冰霜的人今天怎么居然对此有了兴致?
      
不知是为了进一步缓和我们之间的空气,或许为试探老姑娘心中的秘密,小花出了这么个点子:我们每个人都讲一段自己恋爱的故事,不论巨细都要讲,哪怕是你和哪个男的相互看了几眼也不要漏过。
      
这时,我们发现,一层沉思的薄雾袭上兰娟的面庞。
      
小花先讲,而后小敏讲,最后论的我了,我说没有谈过恋爱,没什么讲的。小花不放过说:“哪能没有,没说嘛,哪个男的多看了你几眼也要算的,再说你和小张之间我就不信……:
      
我只得讲了,当然,其中重要的东西是绝不能随便说出去的,我想她俩肯定也是如此。
      
轮到老姑娘的了,她看了看表,把辫子朝后甩了甩。
      
“说实在的,“小花刚才是躺在草坪上,这会儿一下坐起来,捡了块石头朝河里扔去,激起了涟漪缓缓扩展开来,波及岸边。”这都是瞎胡闹,因为我们根本不懂什么叫爱情。大姐,你能不能给我们解释解释这个问题呢?“
      
这时,天色已完全黑下来。象耀眼的珍珠一般,河面上撒满了璀璨的繁星,新月也在那偷偷向我们窥探,黑樾樾树林深处,不时随风飘来一两声琅琅笑语。我们躺在草坪上,一人掐了一根水草放在鼻子上嗅着。
      
“好,该我讲了。“仿佛没理会到小花刚才说了些什么。听得出,她的声调是压抑的,给人的感觉,将有一些多年深深埋藏在心底的故事就要被挖掘出来。
      
她说了,然而不象我们用的是第一人称,而是用第三人称:她,一个姑娘。
      
使人摸不透这到底在说谁,要是换个人,小花当然不会饶她,会马上叫道:“别耍赖,要你讲自己,咋又出来个她?“
      
可是对她却不好意思。
      
      
十多年前的今天,也是傍晚,一个姑娘下了班,在车站等车的时候,见车站旁贴了一张布告,便凑过去看。借着路灯的光看出,这是一张判决一个现行反革命死刑的布告。姑娘正要挤进去,一个人忽地闯出来,正撞着她,险些将她撞倒。她不满地瞅了他一眼,那个人并未介意,反而咕噜了一句:“哼,什么都成了反革命了!“
      
姑娘一惊,看去,只见这是个年轻人,年龄大约二十四、五岁,他怎么?……
      
因为怕车马上就要来到,姑娘没顾得多想,忙挤进去看布告。布告上这个人是因为替刘少奇翻案,被捕后又在公开场合呼喊刘少奇万岁,被判处了死刑。
      
    刚看完,车就来了。
      
    在车上,好几个人都在小声议论着这张布告。姑娘听旁边两个人说:“这几天各种各样的案件太多了,听说晚上革委会还派出了巡逻队。
      
    下了车,天已完全黑了。来往行人很少。她向前走着,猛抬头,见灯影里一个人在往墙上划着什么。一见她来,便急忙走开,并丢下点什么。
      
    姑娘因为琢磨刚才布告的内容,没去注意那个人,漫不经心地来到墙边。蓦的,她象触电似的震动了一下,墙上三个拳头大的粉笔字跳入眼帘:拥护刘……
      
    似乎还没有写完,姑娘这才明白刚才那个人急匆匆走开的原因。
      
    这几个字写得刚劲有力,仿佛在向人们呼吁,向人们挑战;仿佛叫人们去斗争,去反抗!热血在她周身奔流着,一种激昂的情绪从心底腾起!姑娘的心里一阵激动,她想起了那张布告,想起了刚才那个年轻人,想起了那些不畏艰险的同志,毅然拾起丢在地下的半截粉笔,  添上了“主席”两个字,后面重重地画了一个惊叹号。写完后她一转身,仿佛喉咙象突然被
      
人扼住,她吃惊得气都透不出来了,一个人象堵墙似的立在她面前,是那么近,近得可以嗅到他呼出的炙热气息!
      
    “你要干什么?”姑娘恐惧地后退一步。
      
    “你跑不了啦!”那人说着指了指左边。果不然,几个警察从楼角拐出,朝这走来,“咔、咔、咔”清脆的皮鞋声,声声都象敲在你心上,他们离这只有十来步远了,那行字是那么明显,写的又是那么高,凡人走过没有发现不了的!
      
    此时,忽见那人猛地扑上前,一把抱住姑娘,与此同时,在她嘴上重重吻了一下,松开手,转身就跑,见姑娘还愣在那儿,便停下脚步回头挑衅地说:“喂,你怎么不追我呀!”
      
    姑娘气得眼珠发蓝,突地她高喊一声:“抓流氓,抓流氓啊!”
      
    说着追了上去,那人扭头逃走了。追了一阵,追不上,她只得气喘嘘嘘地停下来,可是警察们却盯住不放,一直追下去了。一会儿,远远传来了厮打声。
      
    回家后,姑娘越想越不对劲儿,而且这个被抓走的人好象有些面熟。猛地,她想起来了,这不就是刚才看布告时,撞她一下那个年轻人吗l刹那间,她什么都明白了,不去吃饭,不顾母亲大声招呼,冲出屋门直奔出事现场。
      
    然而老远她就发现,恐怖的气氛早巳笼罩了那个地方,几个警察戒备森严地立在写着五个粉笔大字的墙下。
      
    “刚才抓走一个写反标的反革命,他假装耍流氓,可粉笔末儿还沾在手上呢,胆儿真不小!”一个看眼儿的人向她悄声介绍。
      
    如同被铁锤敲了一下似的,她脑袋嗡地一声,她想起今天的布告,更觉心急如焚。同志啊,同志,你如果被打成反革命,甚至被……嗨,这不全都因为我,因为我的莽撞而连累了你吗!不行,我一定要找到你!
      
    她想问那警察,可那警察俨如凶神恶煞,凡人难以接语。第二天,她走访了几个派出所,  因为既不知姓名又不知工作单位,再说眼下各种名目的反革命又那么多,何况姑娘心里尚有隐衷,不敢把全部情况和盘托出,就更无处打听了。
      
    以后几天,她又问了几个地方,都如同大海捞针,始终杏无音信。
      
    姑娘的心象压上了块大石头,她饭吃不好觉睡不着,她在想那年轻人的模样,始终模糊一团,象这样的脸型毕竟太多了。痛苦、悔恨交替折磨着她,咬啮着她,“同志啊,你可能要断送掉自己的青春,甚至宝贵的生命,而这一切又都是为了别人,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姑娘。如果你因此献出生命,而被你救出的姑娘还毫不知晓,当你告辞人世的一刹那,你会怎么想?”
      
    想到这,姑娘更是痛不欲生,找,一定要找到他。    ·
      
    这期间,什么坏处她没想过,什么可怕的事她没想过!
      
    一张张新贴出的布告,就仿佛是盼望的书信,她仔细阅读着每一个字,希冀从那字里行间,寻找期望的信息。
      
    一声声执行死刑的枪响,都强烈地震荡着她的胸膛,她仔细地审视过每一个死者,企图从那血肉模糊的面孔上,辨认出业已淡漠了的形象。
      
    她得到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但又感到一次又一次的欣慰。同志,只要你尚未离开人世,我这颗心就永远同你在一起。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姑娘就是在这种寻求、等待中渡过的,岁月无情地在青春的面孔上刻下它的足迹。
      
    女儿大了,该找对象了。妈妈不止一次地在心里也在她耳旁念叨着:“孩子啊,你为什么不找对象,你在等谁?”
      
“妈妈,为了一个同志,我不能找对象,我也不再想找对象。至于他是谁,我求你就别问了。”
      
是啊,她怎么能告诉妈妈,她等的这个人,她既不知名又不知姓,甚至连长相也说不清楚啊。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难道只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异性的爱吗?不!姑娘深深感到,其中分明更有一种圣洁的革命之情,一种无私的同志之爱!正是这种高尚的情感,这种诚挚的爱,使姑娘无视时间的流逝,年龄的催促,熬过了一年又一年。
      
    多少年轻人向这位美貌的姑娘表达了爱慕之情,多少小伙子向她倾诉了一颗赤诚的心。可是这都打不动她早巳坚如磐石的决心,为了那个素不相识的情人,为了那个无私无畏的革命同志,她甘愿将红颜丽质付与东流之水!
      
    “孩子啊1”母亲在临终的床头问道:“你能不能告诉妈妈,你等的人究竟是谁,他如今到底在哪儿?”
      
    望着那满脸的皱纹,望着那满头的白发,她怎忍心欺骗行将离开人世的妈妈。女儿第一次吐出了真情话:“妈妈,不要责怪我,女儿等的人她从不认识,也不知如今在何方,然而女儿知道他是个好人,他是为了别人,为了你女儿才落到这种地步,只要他没离开人间,只要他还活在世上,我就要等他一辈子。妈妈,你能谅解我吗?”
      
    “孩子!”妈妈一听,心都要碎了。
      
  “你的心情妈懂,可是,叫妈妈放心不下的是,这种光景究竟到多咱才能终了啊?“
      
“妈,不会再远了,天还能老阴着吗!”
      
    妈妈的手发冷,变硬了。望着妈妈还在睁着的失神的眼睛,姑娘失声痛哭起来。她心里明白,妈妈是为她终身大事至今没有着落而不肯合眼啊!
      
   南河水冻了又化,化了又冻;河边的垂柳绿了又黄,黄了又绿……
      
   妈妈逝世后,日复一日,夜复一夜,那个年轻人模糊而又坚定的形象伴她渡过了阴雨绵绵的秋季,又迎来了阳光明媚的春天。
      
  然而,生活毕竟不是诗。
      
  姑娘,一个美丽的二十几岁的姑娘,好似一朵含苞欲放的花,难道真要这样寂寞的开放,孤独地凋零吗?
      
    旁人惋惜的议论象火似的燎炙着姑娘的神经;猜疑的目光象箭似的刺戮着姑娘的心。
      
    她不愿同别人说话,她讨厌喧闹,年轻的心只有在黑夜才能得到安慰。记不得多少回了,那年轻人突然进入梦中,可怜的姑娘啊,兴奋得都笑出了声1
      
    而梦灭之余,却只剩孤雁哀鸣,霜月昏昏……。
      
    秋风起了,树叶落了,亲爱的,你不冷吗?是什么力量在驱使着她,默默地拿起针线,估量他身材大小,为他织起了毛衣。纤细的手颤抖着,颤抖着……织进了无尽的思念之情,也织进了她一颗破碎的心。
      
    夏天到了,知了叫了,亲爱的,你还穿着厚厚的衣服吗?又是什么力量驱使着她,买来雪白的衣料,一面抽泣着一面为爱人制作夏装,活儿没做完,行行热泪早巳打湿了这件没人穿的衣裳。一年二年,五年六年,等了十年,她就做了整整十套四季服装,善良的人们请看看吧,哪件哪套不浸透着姑娘的辛酸和忧伤!
      
      
    而十年,十年终于过去了,幸福来到她的身旁!
      
    粉碎“四人帮”后,党中央为刘少奇同志平了反。在公安人员协助下,姑娘到底找到了她的爱人!
      
    这难道是真的吗?1她眼含着激动的泪水,望着她一生幸福的寄托者,望着这张陌生而又熟悉的脸,望着这个为了别人自己却身陷囹圄的同志,望着这个唯有在梦中才能相见的人。如同一座冰山,姑娘定定立在那里,此时是悲是喜,她不懂得;此刻该哭该笑,她不知道,只在口中低低地念叨着这几个字:“十年了,我等了十年了1……”
      
    蓦地,一头扑到爱人的怀里,哭出了十年来哭不出的一声,流出了十年来流不出的眼泪,吐出了十年来压抑在心底的始终不渝的忠贞的爱情!
      
    “你为什么要等我?”
      
    “你为什么要救我?”
      
    “因为你是我的同志。”
      
    “所以我爱你。”
      
    这,就是情人们当时仅有的四句话,这,就是他们唯一能用语言表达出来的心声!
      
    而余下的尽淹没于滚滚的泪涛中,融化在无言的哽咽里。
      
啊,亲爱的,你可想过那十年的日日夜夜,那十年的风风雨雨?啊,亲爱的,你可理解那十年的悠悠愁绪,那十年的绵绵情怀?
      
……
      
      
    说到这,话头嘎然止住,仿佛内心的激动使她说不下去了。我们看见,泪水在她脸上闪着光亮。她转过脸,悄悄擦去。
      
    河里的青蛙们大声地唱着恋歌。沉默少顷后,她看了看表,忙站起身,微笑着低低的说了声:“我该走了。”便低着头,迈着无声的脚步向树林深处走去。就在此时,突然一个人从树丛中扑出来,一下抱住了她。我们吃了一惊,刚想喊,只见她愣了一刻后,立即顺从地
      
倒在那人的怀里。
      
    咦,这是怎么回事?
      
    “噢,我想起来了,“小花悄声地朝我们说:“今天一个男人到我们家打听她,正赶上我叔叔在我家作客,说曾在监狱见过他,可能是才被释放出来的,是不是?.....”
      
    说到这,她突然叫了起来:“她刚才讲的一定是她自己!”
      
    那对情人还在紧紧拥抱着,此刻似乎无暇用语言表达自己的心情。那么,他们是在回顾多年来的痛苦,还是在品味着来到眼前的幸福,或是在展望着未来美好的生活?
      
月亮升上半天,似乎为他们庆贺,青蛙、纺织娘们更加起劲地唱着。一阵晚风吹过,仿佛一匹雪亮的锦缎,月亮啊,星星啊,河边的垂柳啊,便在南河上轻轻颤动起来。风过处,水草放出醉人的清香。
      
“呜——”远远传来一声火车寂寞而又略带倦意的呜叫。
      
    什么叫爱情?眼前这一对不已给我们作出了最好的回答吗?!
      
    我们默默地望着,望着,忘记了害羞,直至情人双双隐入树林深处,不见了为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

听众

2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15-1-16 10:51:06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又回复了本文由梦幻西游礼包www.163ddy.com提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

听众

22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7-8-8 16:46:50 |显示全部楼层

Pandora Disney Rings Australia in the process of s

in the process of slowly expiratory
   No. the Pandora Necklaces Sale UK human body is mainly for catabolism,8 kilometers per hour to walk for Pandora Rings Sale Clearance UK 20 Pandora Bracelets Cheapest Outlet minutes.stir fry Cheap Pandora Bracelets Clearance oil ensure Cheap Pandora Charms Christmas a stable supply of carbon and water.there is no difference in the ordinary sports nutrition and the need to update the concept Pandora Christmas Charms Clearance of nutrition. AustenMonday half past nine breakfast It's not necessarily apples. his hands clenched abdominal wheel handle.
  
   http://202.107.231.246:81/bbs/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240795&pid=5197134&page=1&extra=page=1#pid5197134
  
   http://bbs.72wan.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8354&pid=311769&page=12&extra=page=1#pid311769
  
   http://bbs.sg169.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289011
  
   http://www.ccanb.ca/foru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987&pid=11278&page=2&extra=page=1#pid11278
  
   http://202.107.231.246:81/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998138&pid=5025204&page=1&extra=page=1#pid5025204
  
   http://0571bbs.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47599&pid=380032&page=14&extra=#pid380032
  
   http://bbs.canbays.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90&pid=461009&page=41&extra=page=1#pid461009
  
   http://202.107.231.246:81/bbs/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245165&pid=5197132&page=1&extra=page=1#pid5197132
  
   http://www.ccanb.ca/foru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274&pid=11277&page=1&extra=page=1#pid11277
  
   http://bbs.72wan.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8269&pid=311768&page=11&extra=page=1#pid311768
  
   http://202.107.231.246:81/bbs/forum.php?mod=viewthread&tid=73283&pid=5197130&page=436&extra=page=1#pid5197130
  
   http://0571bbs.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63318&pid=380031&page=1&extra=page=1#pid380031
  
   http://202.107.231.246:81/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998691&pid=5025199&page=1&extra=page=1#pid5025199
  
   http://202.107.231.246:81/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998699&pid=5025185&page=1&extra=page=1#pid5025185
  
   http://bbs.canbays.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200&pid=460995&page=15&extra=page=1#pid46099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Comsenz Inc.    

GMT+8, 2017-12-12 01:05 , Processed in 0.203617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