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336|回复: 4

闹鬼的故事【原创】

[复制链接]  |   小说模式

24

主题

2

听众

30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4-11-10 10:17:54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圈制作
      
闹鬼的故事【原创】
      
在桑干河中游,阳原、蔚县一带,人们常常提起“闹鬼的故事”,究竟如何“闹鬼”?这事还得从头说起——
      
话说榆林湾的俊峰跳水库死了“七七”,年老多病的峻峰爹经受了这沉重的打击,病情更加严重,躺炕不起。峻峰姐在一旁好话相劝,精心伺候。夜里,峻峰爹听到儿子走在院中的脚步声,轻轻的推门声,就喊起来:“峻峰——,峻峰——,你进来吧,让爹再看你一眼。”峻峰姐开门出院,只见月影移墙,风吹下房的破窗户纸沙沙作响,好不凄凉。她上牙咬紧下嘴唇,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稍停片刻,她用手背擦掉眼泪,转身回到家里,强装笑脸安慰爹爹:“什么也没有,您安心休息吧!”爹爹老泪横流,两眼呆呆地望着屋顶。
      
峻峰爹原来在一所中学任教,教出的学生成绩优良,曾受到一位中央领导的接见。“风暴”来临,他被指责为“培养修正主义苗子”的黑干将,加上土改时划为富农成分,被打成黑帮,后来又被开除公职,回老家参加劳动改造。他年老体弱,经过几年的折磨,犹如霜打的残叶,一蹶不振。几年来,“五类分子”扫大街,峻峰常常代替爹爹去扫,现在想再看一眼儿子,实在是不可能了。
      
爹爹病重眼花,思儿心切,听到响动,看见人影是不足为奇的,可街里的人们三天两头地见鬼。更奇怪的是一天半夜,爹爹熟睡了,峻峰姐和衣躺在炕上,清清楚楚听见峻峰喊:“姐姐——,给我拿鞋来。”姐姐轻声答应,连忙跳下地跑出院子,又出了街门口,小声呼唤,可什么也没有。知文识理的峻峰姐第一次对“世界上根本没有鬼”的真理产生了怀疑,她也认为,这也许是弟弟死的冤枉可怜,阴魂不散。
      
再说峻峰之死,确实够冤枉的。那一年,“贫宣队”进驻村里,扫街的次数更加频繁。一天晚上,天色漆黑,峻峰又去替爹扫街,扫了一阵,觉得身体很累,身心疲惫,头眩眼黑,想休息一下,无意中进了女厕所,刚蹲下不一会,就听见隔墙的厕所进去两个人,一个压低声音说:“昨天晚上你怎么那样胡说八道?”停了一下又严厉地说:“放明白点,明晚开批斗会,你就说你是瞎说哩,不然的话……”停了一会,另一个人无可奈何地“嗯、嗯”了两声走了。
      
这说话的一个是当时红的发紫的文革主任唐司令,另一个是黑的发亮的“五类分子”张正。唐司令冠名唐师,矮矮的个子,肥胖的脸,长着一双蛤蟆眼,对上司点头哈腰,阿谀奉承,对群众专横跋扈,心狠手毒,长相、行为和《地道战》中的唐司令一样,加上文化大革命中当造反头儿,人们就常叫他唐司令。
      
张正,解放前当过村干部,可他白天给共产党办事儿,到晚上出村去“砸民火”抢劫百姓,曾偷了我区小队一支钢枪,行抢几次后,交给了当时的村长,村长暗投国民党,把这枪又偷偷地送给国民党保卫团。昨晚批斗会上,张正站了三个钟头的板凳,实在受不了,最后把事实真相说了出来。唐司令一听连着他妻叔——当年的村长,一拳打在张正腰间,张正从板凳上栽了下来昏了过去……
      
第二天,峻峰向贫宣队长汇报了他在厕所听到的话,他认为贫宣队一定会秉公办事,没想到这个队长进驻后不止一次在唐司令家吃请,和唐司令老婆混作一团,把峻峰的汇报原原本本地说给唐司令。
      
当天晚上,大队文革把峻峰叫了去,唐司令说他扫街偷懒,说他唱修正主义歌曲,给青年讲黄色故事,左一个“狗崽子”、右一个“狗崽子”骂个不停。峻峰气得忍无可忍,指着唐司令大声说:“你是驴崽子!真正的坏人正是你唐司令,你为啥包庇历史反革命——你妻叔?”接着他对大伙儿把唐司令昨晚在厕所说的话一齐说了出来,唐司令一口否认,大发雷霆,扑上前要打峻峰,在坐的贫宣队才拉开了他。
      
叫来张正一对证,谁知唐司令又提前搞了鬼,张正也一口咬定没这回事,唐司令更加凶狠,臭话、脏话骂不绝口。峻峰明白了事情的真相,气得两眼冒火,指着贫宣队长鼻尖说:“原来你们一个鼻孔出气,包庇坏人,算什么贫宣队?”
      
“把他捆起来!”唐司令一声吼,几个人拿出提前准备好的绳子,困住峻峰的双手吊在大队外屋梁上。峻峰破口大骂,唐司令脱下一只鞋子,用鞋底没头盖脸地一阵乱打,鲜血从峻峰嘴里流了出来。峻峰拿出在学校爬绳、玩单杠的本领,双手抓住绳子,把身体向上一提,飞起一脚踢在唐司令左下颏上,唐司令“啊”的一声惨叫倒在地上,几个人七手八脚把他扶起,只见他口吐鲜血,嘴歪眼邪,只能呻吟,说不出半句话来。
      
贫宣队命令几个人找来马车,连夜把唐司令送往二十多里外的公社卫生院去,然后把峻峰放下,锁在大队西面一间空房里。
      
七月十五鬼节日,天刚刚亮,大队院里钟声急敲,哨子急吹,集合起许多人来,让挨门挨户、村里村外搜查,说峻峰畏罪潜逃了。
      
“峻峰跳水库了!”这骇人的消息风快地传遍了榆林湾这个山村,全村男女老少冒着毛毛细雨向村北的水库跑去。
      
由于这一年雨水大,水库的水几乎要满了,黑绿黑绿的深不见底,雨点滴在水中,好像一面被打碎的大镜。一只半新不旧的黄胶鞋粘在水库边的泥里,一顶单帽漂在水库中央,随着微微的南风继续向北漂去,人们个个面带悲色,心提大高,默默地站在水库边。峻峰姐深一步浅一脚地跑来,看见黄胶鞋,稍顿了一下,爬在地上,“我那可怜的弟弟……”一声还没哭出来就吭了过去,“俊玫——,俊玫——”,几个婶子大娘扑上前去一边捋胸捶背提头发,一边悲伤的呼唤,站在水库边的人们响起一片抽泣声。
      
  峻峰的三个好友先后跳入水中,沿着粘鞋的前方钻入钻出,找了好大工夫,什么也没捞着。几个中年人抬来两块门板,用绳子拴在一块当船放入水中,人站在“船”上用长杆在水里厾来厾去,找了整整三天,还是什么也没捞上来,人们说,尸体可能被大鱼拉到深水中去了。
      
找了三天,俊峰姐哭了三天,嗓子哭哑了,眼泪哭干了,她象傻子一样呆呆的站在水库边,为了防止意外,未婚夫一直守护在她的身边。
      
峻峰死后不久的一天,村里一名妇女突然放声大哭起来,家里人也莫名其妙。哭声惊动了左邻右舍,人们纷纷跑来看她,她哭着哭着又哈哈大笑起来,哭笑无常,反反复复,自称是峻峰,要见他爹和姐姐。后来这女人又哆嗦起来,围上大花被子还说冷的不行,要鞋、要帽子,家里人做了纸鞋、纸帽放在大门外烧了,这妇女才好转过来。
      
尽管大队文革几次开会说这是造谣,是“阶级斗争新动向”,是阶级敌人在破坏捣乱,还是有几个人私下说见过峻峰的鬼魂,赤脚板,光头,一身衣服水淋不拉,吓人的很。连看水库的王老头都有声有色地说:一天晚上,他看见有一个人蹲在水库边,认为是偷鱼,就拿了棒子向那人走去,那人站了起来,无声无息地走下水里不见了踪影,并说好像是没戴帽子。王老头是赴朝老兵,大队文革也不敢说他什么。那时别说是偷鱼,有一段时间许多人太阳一落山就关门闭户,晚上单人连街也不敢出。
      
俊玫父女两相依为命,苦度日月,艰难的熬过一年。七月十五早上,俊玫用篮子盛着祭品来到水库边,把祭品摆好,没有香,点着三支香烟栽在土里,烧了二十多份自制的纸钱,跪在水库边大哭起来:“我那——哀心的弟弟呀——,你好命苦哇——,三岁就没了娘啊——,你死的好可怜呀……”哭声悲哀凄凉,村里人听见了无不黯然泪下。
      
当俊玫上完坟,揉着红肿的眼睛回到家里,躺在炕上的爹爹眼泪流湿了半个枕头,已经奄奄一息,连医生也没来得及叫就命归九泉了。有的人们说:这是俊玫上坟带回了鬼。
      
时间如水东流去,百年换了满城人,好过的人过日子,难过的人熬日子。转眼一年过去,七月十五鬼节到,顶头二年,给两个亲人过周年,心如刀搅的俊玫给爹爹上完坟,照样到水库边给弟弟上坟。这天唐司令七岁的独生子正在水库边的菜地偷摘西红柿,俊玫的一声大哭,吓的他拔腿就跑,满头大汗跑回家,喝了半瓢冷水,躺在炕上说:“水库有鬼啦,我听见鬼哭哩。”下午这孩子就高烧,呼吸困难,昏迷不醒,唐司令急忙出村去请医生,可这孩子的病太急,没用多大工夫,硬着眼,手指着门口大喊:“鬼,鬼……”就咽了气,孩子他妈大哭一声昏了过去。待到唐司令和医生一起赶来,母子已经冰巴凉了。
      
村里有个过去唱大仙的妇女,用手一掐算,说这母女是被峻峰和他爹的鬼魂缠走的,并说峻峰死在鬼节日,日子、时辰太凶,最后这一年内村里还要屈死四个人。事有凑巧,这一年村里死了三个人,一个放羊老汉被洪水冲入水库,一个妇女坐月子得了血崩,顾得抢救大人,结果大人孩子都死了。眼看差一天三年过去,唱大仙的掐算就要彻底破产,可就在这三年的最后一天,村里又出了大事——
      
  这天半前晌,俊玫来到水库边上坟,正要放下篮子,突然发现水边有点红红的东西,她走到跟前弯腰用手一捞,原来是一块红头巾,仔细看看地下,有一些女鞋来回走动的脚印。她感到事情不妙,丢掉篮子拔腿向村里跑去……
      
这次跳水库的是第三生产队队长的女儿——桃叶儿。
      
桃叶儿长的俊俏,生的伶俐,是十里八村难挑的好姑娘,她在宣传队里扮演铁梅,大家一致公认比电影《红灯记》里的铁梅还好看。她小峻峰一岁,从小和峻峰非常要好,峻峰的死给她带来莫大的悲伤,她几次想跟了去,可她有时又感到峻峰不会做出这样的蠢事儿,因为平时她对峻峰太了解了。所以,三年过去了,她没答应任何一个向她求婚的人,不管是工人、干部还是军官。
      
唐司令的女人死后,眼睛就盯上了桃叶儿,几次死皮赖脸地想调戏都被拒绝,真想一刀把他杀了。昨天唐司令又托人来说媒,胆小怕事的父母怕得罪下这个“地头蛇”,在村里无法生存,就满口答应,收下六百元聘礼。桃叶儿想:我一个二十四岁的姑娘,怎能嫁给一个年近四十的老再婚?况且是逼死男朋友的仇人。可父亲从大队开出介绍信,并说她去不去都可以登记……
      
桃叶儿娘跑到水库边哭得死去活来,全村男女老少又站了一水库边,外村的很多年轻人都步行跑来,想看到如花似玉的桃叶儿最后一眼,人们个个悲切流泪,打捞了一天半夜什么也没捞着。唐司令请示公社,同意放水寻找,拔开三个涵洞眼放了两天两夜,水位只放下二尺多深。第三天上午下起了倾盆大雨,山洪暴发,洪水象野马一样在村子两面的峡谷奔腾咆哮,一齐汇聚水库,水位急剧上升,尸体更无法打捞。
      
从那以后,村子的一些人又不断地见鬼,有见大鬼的,有见小鬼的,有见白鬼的,有见黑鬼的,有见男鬼的,有见女鬼的。见鬼是真是假,当时实在无法考证。不过有两点是千真万确的,一个是生产队里的玉米、山药被偷得很厉害,一个是每逢七月十五,到水库边上坟的成了两个人,一个哭弟弟,一个哭闺女,长一句短一声,悲天动地,沿着两条峡谷回荡,传出五、六里远,连过路人、地里干活人都跟着抹眼泪。
      
寒来暑往,斗转星移,说话到了公元一千九百七十八年,造反起家的唐司令被开除了党籍、送进监狱。
      
中秋节,在内蒙地区流浪了七年之久王俊峰回来了,并说在那日图汽车站外见到了桃叶儿,桃叶儿追了一程汽车,只互相招了招手,说的话一句也没听清……
      
就这样,在冀北山区这个叫榆林湾的小山村,竟闹了七年零一个月鬼。从那以后,这一代人们再没人相信世界上会有鬼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

听众

246

积分

禁止发言

发表于 2014-12-26 03:45:05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

听众

3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14-12-31 18:10:16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97

主题

5

听众

210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6-13 20:35:52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Comsenz Inc.    

GMT+8, 2019-2-16 19:10 , Processed in 0.101742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